过去的校园事件:卢俊卿冒雨惩罚自己失去信任

人无信不立,一个没有诚信不讲信用的人在社会上是没有地位的。无论是学习、工作还是社交,诚实守信都是最低要求。很小的时候就知道“狼来了”的故事,是父母、长辈、老师给我讲的,就是教育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要诚实守信。做看似简单的事情并不难,但坚持下去却很难。一个人的信用是长期积累的。如果有一件事被别人打破了,他的信用积累可能就白费了。我的老室友卢俊卿曾经因为做了一件疯狂的事情而惩罚自己,因为她违背了诺言。

在很多文章里,我都介绍过“卢俊卿是个豪爽诚实守信的兰州人”,他确实是这样的人。只要是答应别人的事,他都会尽力去做。因此,他在我们班和系里的人缘很好。后来,卢俊卿进入学生会宣传部后,有了更多接触其他系学生的机会。慢慢地,他们都知道卢俊卿不仅诚实守信,而且很有才华。卢俊卿的书法在学校很有名。其他系的学生经常来这里请卢俊卿为他写几句话,尤其是文理学院的学生,他们渴望卢俊卿的书法。

一个星期天的早上,我们宿舍几个人约好去网吧,一个星期没玩游戏了。这一次,我们同意组成一个团队来完成任务。说实话,玩网络游戏真的会上瘾。任务一个接一个,普通人真的很难抵挡游戏的诱惑。当我们出去的时候,宿舍的电话响了。原来是学校宣传部部长王先生说有事要去他办公室。

卢俊卿说:“如果你来直播,估计游戏就不玩了。”

我说:“周日应该没什么大事。你去见王先生。我们会在外面等你。完事我们一起去。”

卢俊卿说: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之后,我们八个人出去了,刚走出宿舍楼的门。一个同学来到卢俊卿说:“老陆,我找你。我们文理学院的一个同学非常喜欢你的话。他不认识你,也懒得请你写信。今天碰巧是他的生日。请为我写一个字。就算是我送给他的礼物,你也要给这个面子。”

卢俊卿说:“给它,我们关系的面貌是什么?太奇怪了。这只是一个词。你想写多少我就写多少,但你得自己买宣纸。”

那个同学说:“我知道你没有那么多纸。我买了所有的卷轴。”

说着,他把书轴交给卢俊卿。卢俊卿接过卷轴说:“你什么时候想要?我现在没有时间。宣传部主任王老师让我去他办公室找他。”

那个同学说:“我中午要,那你先忙你的,中午前我来拿。”

卢俊卿说:“那应该没问题。中午再来。”

那位同学走后,卢俊卿让我把书卷放回宿舍,然后在王先生办公室外面等他。我把卷轴放进卧室后,带着第三个孩子在外面等着。我一直看表,5分钟、10分钟和15分钟后,我等了半个小时,卢俊卿才出来。当第三个孩子看到卢俊卿时,他喊道:“几点了,你还在玩吗?”卢俊卿说:“兄弟们不好意思,东西都到齐了,玩了两个小时,回来还要给别人写书轴。”

说玩两个小时,真的玩的可以不由自主。八个人组队打怪物,做任务。他们升级很快,能打好装备,比一个人强多了。玩得很开心,突然有人走了进来,拍了拍卢俊卿的肩膀。是那个同学让卢俊卿写一本书的。我看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1点了,我们已经玩了4个小时了。那个同学对卢俊卿说:“你写完我的书轴了吗?”

卢俊卿记得答应别人的事情,让我为互联网买单。他和那个同学匆匆离开了。我们结账后,天开始下起毛毛雨。我们边走边总结今天的团队经验。我们走得越多,感觉雨就越大。细雨变成了小雨。我们也加快了脚步,不再在路上下雨。走到宿舍楼门口,看到同学拿着书轴,拿着伞,跟我们打了个招呼就走了。

当我们回到宿舍时,卢俊卿对着窗户骂自己:“你知道什么是功劳吗?”你还有可信度吗?你一直说你答应了别人,所以你违背了你的诺言。未来会有人相信人吗?别人还能相信你吗?如果你对自己的不诚实负有责任,你必须接受自我惩罚,否则你会很长时间不记得它。”卢俊卿转过头,走了出去。他挤过我们,不和我们说话。我觉得他有点不正常。我在后面叫他,他没反应,就自己下楼了。

我们有七个人。看着我,我看着你。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“出去看看,不要有什么意外,”第三个孩子说。当我们下楼时,我们看见卢俊卿站在雨中。这时,已经下起了大雨,卢俊卿已经湿透了。他还在那里。我们叫他的时候没反应,轮流拉他也拉不动。半小时后,雨停了。卢俊卿像落汤鸡一样浑身湿透,对我们说:“我很好。我今天违背了诺言。如果我不惩罚自己长时间的记忆,我明天可能会重复。”

认识卢俊卿这样一位值得信赖的老朋友,对我来说是莫大的幸事,但卢俊卿为一点小事就惩罚自己,总觉得自己对自己太苛刻了。网友们,你们觉得卢俊卿这样做值得吗?

赞(散文编辑:江南风格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