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故事:卢俊卿巧用南瓜煮饭

你见过同事或朋友在你家吃饭吗?如果有,说明你在别人家吃过饭。昨天有个同事带着两个辣椒来我家,说是他种在阳台上的。他每天用淘米水和牛奶倒根喷在叶子上,仔细闻到一股奶味。不幸的是,只长了两个辣椒。为了感谢我在公司对他的照顾,我特意把这两个辣椒给了我,并告诉我辣椒不能单独炒。我要一个炒鸡蛋,另一个炒猪肉片,这样既好吃又能吃。

蹭饭说蹭饭得了,得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好像我欠他的。我平时是一个好面子的人,而且大家都是同事,每天都在一起工作,所以我不能把我的话说透,所以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。这一幕让我想起了大学室友卢俊卿。四年的校园生活给了这个兰州人一个新的定义:诚实、坚强、睿智、友善。不知道其他兰州人是不是这样,至少卢俊卿是这样的。他不仅对我们的室友友好,对其他同学也很友好,因为他是班长,是学生会干部。在老师们的眼里,卢俊卿不仅是一个会来事的人,而且聪明睿智,这一点从他带我去辅导员家吃饭就可以看出来。

我们校园里有一大片荒地,多年无人问津。杂草和灌木丛中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为了熟悉刚入学时的校园,我和卢俊卿发现了这个地方。据说大学校园不可能有荒地,但是我们的校园太大了,有几个废弃的校办工厂,占地几千亩。这些荒地已经成为我们“探索”的好地方。在卢俊卿发现了野生黄瓜和西红柿。我们都是直接洗,生吃。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真正的原味,和那些人工种植的品种有很大的不同。

有一次,我和卢俊卿又在荒地里搜寻。这里基本没人,杂草不在膝盖以上,有的比人高,还有野生灌木、小树等。各种各样的昆虫飞来飞去,不时撞到它们的脸上,还有兔子和蛇。如果你不小心踩了他们,你会害怕的。卢俊卿和我更大胆。如果没有听到远处操场上同学的声音,我们真的会有在原来无人区探险的意境。我们两个心里也害怕,手里拿着树枝拍打杂草,为的就是打草惊蛇,不过好在我们还没遇到蛇。

我们找了很久,也没找到什么吃的,比如野黄瓜,野西红柿,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个上面开着黄花的瓜苗。我从未见过这种植物,卢俊卿告诉我这是南瓜。南瓜苗的一根主蔓上有很多侧蔓,分布分散,覆盖面积大。而且南瓜叶子上有白毛,像刺一样扎在腿上。卢俊卿沿着主藤看,我沿着侧藤看,看我们是否能找到南瓜。我们很幸运。卢俊卿发现了一个大南瓜,侧藤上有两个小南瓜,但它太小了,只有他的拇指那么大。

南瓜黑皮上有黄线。卢俊卿说这是一种蔬菜南瓜,不能和粥一起煮,也不能蒸。听到卢俊卿这么说,我有点失望。我以为我可以像烧水壶一样煮红薯,但我不能吃它们。我对卢俊卿说:“这个南瓜不能吃。我们去找黄瓜和西红柿,或者晚饭吃什么?”卢俊卿似乎听到我有点失望。他说,“不用找了。一个南瓜足够我们吃了。”

卢俊卿走在南瓜前面,我跟在后面,想着虽然卢俊卿有很多招数,但我真的想不出怎么吃南瓜,想着怎么吃南瓜,跟着卢俊卿往前走。不知不觉,我来到了我们辅导员宿舍外面。卢俊卿敲了敲门。辅导员打开门,看到是卢俊卿和我,笑着让我们进屋。卢俊卿说:“老师,我们是来给你送南瓜的。纯天然、绿色、无污染。你可以吃三碗米饭和一些肉片。”

教官被卢俊卿逗乐了,我们教官直截了当的对卢俊卿说:“别给我演戏,先吃完再说,就算你不给我送南瓜,我也让你吃。你们两个运气好,饺子刚包好,我就下去吃饺子。”

那天,我和卢俊卿各吃了一碗饺子。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别人家吃饭。没有卢俊卿,我真的做不到。十年来,南瓜换饺子的故事已经成为一段难忘的记忆。师生之间纯真的友谊,同学室友之间的兄弟情谊,是我们的校园生活,也是我们的青春故事。

赞(散文编辑:江南风格)